村寨介绍
       高山族主要生活在台湾岛、兰屿岛、福建、浙江沿海一带,人口大约有40多万。根据语言和地域文化特征,高山族有不同的支系,主要包括阿美人、泰雅人、排湾人、布农人、鲁凯人、赛夏人。高山族有自己的语言,但没有文字,不同支系的语言也不尽相同。
       传说远古时候,高山族依山傍水,巢居穴处或架木为屋。现代住宅属于地面建筑类型,包括木屋、竹屋、茅屋、石屋、会所。住宅一般呈长方形或四方形,大多有门无窗。
       高山族比较喜欢雕刻,尤以排湾地区最为出名。在住房的门槛、木柱、门楣以及各种生活用具上都雕着各种美丽的花纹,其中以蛇形图案为最多,因为高山族认为蛇是他们的祖先,自己是蛇的传人,所以以蛇为崇拜对象。

      高山族普遍信仰万物有灵和祖先崇拜,认为宇宙间的精灵是超自然的神秘力量,可以主宰一切。在过去的社会制度里,高山族的许多部落有男子年龄组织,它是部落的重要制度。年龄级别表明男子在整个部落社会中的地位,是以年龄的长幼和身心发展程度来确定次序的,而不是以财富的多少来做标准,年龄级别最高的人,是大家拥戴的部落首领。在有年龄组织的族群中,为了让成年人或者将要进入年龄组织的少年人能担负起在社会和年龄组织中的责任,往往要对他们进行严格的训练。少年人的入会仪式通常由老人来主持,少年人入会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与妇女隔绝,接受各种仪式的学习和身体锻炼,同时由长辈传授部落的传统习惯。青年必须绝对服从老人的命令,经过严格训练逐渐成为有自我控制能力,服从统一指挥,勇敢善战,而且有强烈部落意识的人。
       高山族行“碰鼻礼”,每逢客人来访,家中长者用自己的鼻子轻轻摩擦来客的鼻尖片刻,然后才相互问好。高山族性情豪放,热情好客,每逢农闲总要邀请邻居到家作客。主人招待宾客非常诚恳,客人对于主人的敬酒一定要喝,表示亲热。高山族人守信重诺,无论大小事情,都是一言为定,且表里如一,坦诚待人。有些族群有嚼槟榔的习惯,槟榔还是待客联姻的佳品,送给客人表示礼貌;送给老人表示尊敬,祝福老人长命百岁。

       高山族各族群社会生活的基本单位是“社”。每社多有上千人或五、六百人,小社构成胞族或氏族,大社构成部落。部落以长老会议为最高权力机构,头目为领袖,统帅耕战、渔猎及各种宗教祭祀活动,形成会议与领袖并重的权力机构。

      在清代时,头目称为“土宫”、“副土宫”,由大家自愿选出。高山族除了北部山区的泰雅和赛夏两个族群,以及兰屿的雅美族群没有部落和男性会所,其他各族群的部落都有会所。会所也就是“公廨”,是年龄组织的教育训练中心,同时又是部落活动的机构。会所分单会所和多会所两种,单会所是一个部落只有一个会所,多会所是在一个部落内按照区域设立几个会所,以最大的会所为总会所。

      过去,在会所门口悬挂着木鼓,用来召集开会,会议的性质可以从鼓声的断续次数辨认出来,每逢遇有大事,就击鼓将全村人召集起来,进行商议。会所是男子专有的,女子禁止入内。会所由低级别的未婚青年守卫,这些未婚青年叫做“麻达”,有的部落叫他们“猫踏”。有“麻达”守卫,外族就不敢入侵,庄稼收成就可靠 。
       高山族实行一夫一妻制,禁止近亲结婚,男女大多自由恋爱结合。泰雅人以吹口哨、献槟榔表示爱情;有的阿美妇女到男方家赠相思豆表示相思,有的通过背篓球产生爱情。结婚时,夫妻用双连杯共饮。妇女怀孕后,禁忌用刀斧,不能吃猿、山猫、穿山甲和并蒂果,忌生双胞胎。阿美人生了双胞胎,要把一胎送给亲友养育;在赛考克和赛德克亚族群,如果两胎都是男性或女性,就可以养育,如果是一男一女,就留养男孩,捏死女孩。

       高山族的婚姻要经过定情、求婚、送柴薪、竖秋千、送聘礼几个程序,一般由男子主动向女子求爱。男子先到女方家拜访,送去自己的头巾或颈饰作为定情礼,如果女子接受了礼物,就表示定情了,但要回赠自己的头帕、手镯或衣物;如果以后一方后悔,就要退还对方的定情信物,也要求对方把自己的东西送回来。男女青年定情后,男方家长请媒人一起带着酒、猪肉、槟榔、头巾和头饰等礼物到女方家求婚,女方不必回礼。结婚前,男子要采一些柴薪送给女家;结婚前一天,新郎请朋友砍几根树送到女方家搭秋千架,其中两根主柱要保留树梢的叶子,并且立在女家庭院里,象征着爱情充满活力。秋千架是为结婚当天女家姐妹嬉戏而准备的。男家定婚要向亲戚家征收聘礼,征收到的礼品主要是铁器,如锅、耙、镰刀、斧头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分别用藤绳系着,由男家亲族代表和媒人在迎亲时送往女家。结婚那天,男家邀请全村青年搬运聘礼,在队伍没有进村之前,女家先鸣枪一响以表示送礼队伍来到,女家的亲族长老迎接队伍入村。媒人送一罐酒到女家,向女家的祖灵祝祭,并祝福女家合家平安。新娘要先藏在野外,由亲友寻找她,将她带回家。新郎随新娘在院子里绕三周,进入房内床上并坐,喝双喜连杯酒,表示心连心,永不分离。然后由女家兄弟姐妹簇拥着,在床上假睡,盖上男家带来的被单。这时,女家年轻人在庭院里跳起舞,长辈们把猪肉切开,送给亲友共同分享。

       第二天,女家兄弟背着新娘,亲戚和邻居跟随在后面,把新娘送到新郎村中,男家迎亲的队伍也跟着回来,男家长老迎接他们进村并邀请他们入宴。宴席上两家父母要致词,男方家长要逐个向女家亲友敬酒。晚上,在院子里,青年男女跳起牵手舞,有的姑娘还跳起豪放粗犷的甩发舞,边跳边唱,尽情狂欢,老人们喝酒聊天,非常热闹 。
      高山族群有自己独特的服饰,多取材于麻布、棉花。男子穿披肩、背心、短裤,包头布,裹腿布;妇女穿刺绣花纹的上衣、围裙、偏衫、裤子或裙子。

      节日:每逢喜庆节日,高山族都要举行歌舞集会,男女老少穿着盛装,围着熊熊的火堆,欢呼饮酒,携手歌舞,如果有路人经过,也会被请进来一起豪饮,一醉方休。高山族的传统节日通常与祭祀融合在一起,比较复杂。泰雅人的“播种祭”在梅坛花开或山栗花开的时节,祭期以祭猎为序,出猎前要先行鸟占,打猎三天后再准备播种用的农具。“播种祭”在天未亮时举行,泰雅人随祭司打着火把到田里,祈告天神、祖灵、稻灵保佑他们的稻种发芽,同时把祭酒泼在田地里,剩下的祭酒祭祀后带回社里分吃。祭祀仪式中还有歌舞、宴乐仪式 。

 

 
       高山族主要从事农业,以大米为主食,在过去用手抓食;以猎获的熊、山猪、羊及捕获的鱼、虾作为副食。一般不喝茶,但特别喜欢喝酒、吸烟。


 

 
 
       高山族的民间文化十分丰富,不仅有优美的民歌、古谣、神话传说,还有口弦、鼻笛、竹鼓、木琴等乐器。杵乐是高山族独具风格的音乐。在月明星稀的夜晚,妇女们三五成群,围绕在门前的石臼旁,手拿长杵捣米,长杵一上一下,发出节拍鲜明的音响,妇女们和着拍子唱歌,十分动听。


 

 
       每逢喜庆节日,高山族都要举行歌舞集会,男女老少穿着盛装,围着熊熊的火堆,欢呼饮酒,携手歌舞,如果有路人经过,也会被请进来一起豪饮,一醉方休。高山族的传统节日通常与祭祀融合在一起,比较复杂。泰雅人的“播种祭”在梅坛花开或山栗花开的时节,祭期以祭猎为序,出猎前要先行鸟占,打猎三天后再准备播种用的农具。“播种祭”在天未亮时举行,泰雅人随祭司打着火把到田里,祈告天神、祖灵、稻灵保佑他们的稻种发芽,同时把祭酒泼在田地里,剩下的祭酒祭祀后带回社里分吃。祭祀仪式中还有歌舞、宴乐仪式。


 

 
       高山族的体育和游戏活动有“长跑”、“荡秋千”和“打陀螺”等。“长跑”起源于男子成丁祭典的奔跑“洗礼”。在阿美地区,男子进入成年会所之前必须接受奔跑受洗的宗教仪式,路程约五、六公里,一共分为三段。开始一段象征坦荡平地,中间一段象征群山连绵,最后一段象征海滩,整个路程是祖先长年迁徙,艰辛跋涉历史的再现。

       奔跑仪式包含着继承和发扬祖先光荣传统和创业精神的教育意义,宗教色彩非常浓厚。参赛青年赤裸上身,下身只穿一条白色丁字裤,头上戴着姜叶编成的叶环,起跑由一位长老带队,最后由一位健壮的中年男子压阵,直到终场。参赛青年一手提着一只白鸡,一边奔跑一边手拔鸡毛,往周围和落后的赛手后背抛撒,并呐喊催促说:“神灵与你同在,跑啊!跑啊!”白鸡被阿美人视为神圣之物,具有驱邪怯崇,更新生命的灵力,拔鸡毛抛撒是为了驱赶邪魔,增强体力。一路上,赛手的亲人为他们呐喊助威,还特地带来栗酒、栗糕、槟榔为他们洗尘慰劳。跑完之后,青年们稍事休息就集合在一起,举着长矛,呼喊着冲向海里,让双脚浸泡在海水里,祈求海神洗净身上的污秽邪气,吸取新的活力。长矛也沾海水,使它去秽并得到克敌制胜的灵力。长跑在阿美地区世代相传,长盛不衰,已成为社会风尚。随着社会的发展,长跑中的一些宗教仪式已被简化,变成了一项纯粹的田径体育项目。

     “秋千”在台湾南方族群尤其是在排湾人中比较流行,是女子专事的一项体育活动。荡秋千时,姑娘坐在“座位”上,系上一条长长的藤绳,由一位小伙子牵动,来回飘荡。这种场合也是青年男女谈情说爱的好机会。

     “打陀螺”也是比较流行的一项游戏竞技活动。陀螺是一种木制的圆锥体玩具,用铁钉做脚尖,玩时用绳均匀地缠绕陀螺,猛然抛出回拉,抛掷在面前的高脚盘中或盘中的碗顶上 。
 
深圳锦绣中华发展有限公司 粤ICP备12048055-2号 创意运营:唐宋中国
地址:中国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华侨城深南大道9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