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寨介绍
       白族主要生活在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少部分生活在贵州、四川、湖南湘西等地,人口大约160多万。白族大部分使用白语,通用汉文,早在新石器时代,白族同中原就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由于长期受汉文化的影响,大多数白族人都懂得汉语,汉文一直是白族传播思想文化的工具。
  白族的住房多数为两层楼房,以三开间较为普遍,平面多采用“一正两厢”、“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的布局。白族民居注重照壁和门楼雕刻,院子宽大开阔,阳光充足;地面多用石板或印石拼花铺成,有的院子还砌有花台。畜圈和厨房一般与主房分开而建,有的建在主房两侧,有的建在主房对面或厢房里。

  白族房屋以座西朝东为正向,大门一般都在整栋建筑的左前方,都有门楼,多用砖头和石灰砌成“斗拱”,用木料作瓦檐的裙板和门楣的花饰,上面有简朴矫健的浮雕和彩画,有的人家还有“双龙抢宝”或“丹凤朝阳”之类的透雕,美观大方,别具风格。

  白族人习惯住在楼下,楼下中央的房间叫堂屋,天井大,通风充足,是日常生活和接待客人的主要地点。堂屋左侧是新娘房,房里的桌子上有一个米斗,斗里有一把剪刀、一把尺子和一杆秤,表示新娘会量体裁衣,会精打细算,会做生意。堂屋右侧是老人房,供老人居住。楼上多用作储藏粮食,一般不住人;厨房常和卧室连在一起。高寒山区白族的住房,主要是单间或两间相连的“垛木房”,四壁全用圆木相扣堆垒而成。为了御寒,每家设有火塘,下支三脚架,供烧饭和取暖用 。
  白族有“打老友”的习俗。“打老友”是同辈、同性别的人,在双方父母之间关系较好的情况下,经父母同意结交为好兄弟、好姐妹,互赠礼物的一种交友方式。

  白族热情好客。客人来访,常以烤茶、水酒招待。大理周围的白族家庭几乎每家都有一个小巧精致的茶罐放在火塘边。烤茶方法非常别致,每当有客人来访,主人便架好火,煨上水壶,一面和客人聊天,一面把小砂罐放在火盆上预热,到了一定火候就放入茶叶,快速抖动簸荡,让茶叶在砂罐里翻腾,待茶叶发泡,先呈微黄色,开始冒出茶的青香味之后,就冲入微量沸水,只听到“嚓嚓”的声音,茶水马上全部化作泡沫翻上罐口,象绣球花一样,这时,满屋茶香味,使迎客气氛更加热烈。泡沫落下之后,再加上适量沸水,就可斟入茶壶内,这种茶称“雷响茶”。每壶只能斟浓茶两三滴,茶水呈琥珀色,晶莹透亮,浓香扑鼻,再兑少许开水,就可品茗,茶味清香醇厚。罐内再倒满开水,稍煨后又再斟一轮,每斟一轮称一道。白族烤茶一般斟三道,俗称“三道茶”,就是“头苦、二甜、三回味”。有的地方在第二道茶内还放入核桃片和红糖,一些山区还在第三道茶里加入几滴蜂蜜和花椒。白族有一句俗话:“酒满敬人,茶满欺人”,所以敬客时每次斟茶浅浅的半小杯,表示对客人的敬重。这种“头苦、二甜、三回味”的茶道也体现我们白族人民“先苦后甜”的人生观 。
  白族一般实行一夫一妻制。除同姓同宗不能婚配外,与其它民族都可以通婚。儿子成婚以后要同父母分开,另外组建小家庭,父母跟谁一起生活由自己选择,但一般随幼子居住。也有“四世同堂”的大家庭,但为数很少。这种情况大多数因经济条件富足,经济大权又掌握在祖父母手中,祖父母坚决不让子孙另建家庭而形成。一夫一妻制的小家庭是普遍的家庭组织形式。过去,在白族的家庭中,男子是家产的唯一继承人,有女无子的家庭须招女婿来继承财产,无女无子的家庭则须立嗣(即“过继”),过继的人必须改名换姓,才能合法地继承财产。

  传统上男女婚姻大多由父母包办,八字相合才能订婚。订婚时男方要送酒、茶和衣料、首饰、聘礼和聘金。订婚后,逢年过节还要给女方家送礼,直到结婚为止。如果丈夫死了,妇女就终身守节,一般不能改嫁,否则要遭到社会的诽议和歧视;少数妇女可以改嫁,再嫁时的聘礼和聘金归前夫家庭所有,而且还失去对前夫财产的享用权。过去,在一些白族地区还保留有“转房”的习俗,如云龙山区,兄死后,嫂嫂转嫁给弟弟,称为“叔就嫂”;丽江的白族一般实行弟媳“转房”给哥哥,嫂嫂却不能“转房”给弟弟,这是由于“兄长为父,长嫂为母”的观念所造成的。白族实行姑舅表优先婚配,婚姻从小就由父母代订,但子女长大后可以悔婚。

  随着社会的发展,白族青年男女开始自由恋爱而结婚。三月街、渔潭会、绕三灵、石宝山歌会以及一些集会的劳动场合,都是白族青年男女相互结交的好机会,充满民族智慧的“对歌”则是青年男女感情交流的巧妙方式。有一首情歌这样唱道:“有心爱你这朵花,有心爱你花这朵,中间无人说。大人说来怕说差,小人说来怕说错,求人不如求自己,有话调里说。”男女青年通过白族调的对唱认识,互许终身之后,就由父母请求媒人说和,然后订婚。订婚时,男家选择吉日到女家送一瓶酒和一只公鸡,叫“鸡酒礼”。在白族的婚俗中,普遍盛行“入赘”习俗,当地称为“上门”,订婚后,“上门”的男子要搬到女家过几个月的短暂生活,或长期住在女家,以便熟悉女家长辈、四邻和环境。订婚后的未婚男女双方在父母长辈面前不能随便交谈,更不能放肆说话。

  白族的婚礼热烈隆重,一般分为三天。第一天的准备活动叫做“彩棚”。这天,男女俩家都搭彩棚,晚间男家贺新郎,女家贺新娘。在男家,大家在天井里燃烧起篝火,围坐在火的四周,请民间歌手演唱“吹吹腔”或“大木曲”,通宵达旦。演唱内容多为传统的吉祥剧目和曲目,由唢呐和三弦伴奏,非常热闹。女方家也非常热闹,彩棚中,松毛铺地,方桌摆开,全村姐妹把带来的糖果放在桌上,把新娘围坐在当中,象山鹊一样喳喳乱叫着向新娘贺喜。新娘也用米线来招待伙伴,共叙离别之情。

       第二天是迎亲吉日,叫做“正喜日”。迎亲队伍出发前,新郎被人们簇拥着来到堂屋里,在欢乐的唢呐声中拜别父母。新郎的哥哥双手捧着大红绣球绸花,向新郎深深一揖后,便把红绣球绸花绑在新郎的左臂上,这时唢呐手吹起唢呐,亲戚们放响鞭炮,新郎和迎亲队伍走出大门。迎亲队伍中除了新郎外,还有媒人、伴郎和一位才思敏捷,口齿伶俐的“参事先生”。几位姑娘手托红漆托盘,托盘里装着新娘的衣服、首饰和鞋袜,伴郎牵着两匹马,马头上戴着红绸绣球。走在迎亲队伍前的为喜马,来去都不驮人,后面的一匹是给新娘骑的。

 婚后第三天早上,娘家来一对少年男女迎接新郎新娘。下午临走时,新娘的母亲取出一对雄雌小鸡,赠送给女儿女婿,并一再嘱咐路上要快走,不能耽搁久了,一定在太阳落山前赶回婆家,以求吉利。这意味着从此之后,一对新夫妇要立家过日子,要养鸡喂鸭,耕田种地,开始过新生活 。
  白族的服饰美观大方,便于劳作、走路,适应四季或早晚的温差。男子缠包头,穿白色对襟衣和黑领褂,下着白色长裤,披挂包。女孩头饰缠以绣花、印花或用彩色毛巾包头,有“风花雪月”之说。妇女们打扮入时漂亮。

  白族有这样一句歌谣:“艳蓝领白衬衫,叫人不得不喜欢”。女孩子用红头绳缠绕着盘在额顶的发辩,充分显示了少女长发的美,而发辩下的花头巾以及侧边飘着的雪白缨穗,渲染了这种发型特有的风韵,身上的圆领坎肩(领褂)套着的紧袖上衣,以及用围腰带紧缩的腰身,恰到好处地显示了女性的体态。在衣料的色彩选择上,常常是白上衣红坎肩或者是浅蓝色上衣黑坎肩,形成鲜明的对比,从头到脚给人一种朴实、精干、俊俏、大方的盛觉。白族已婚妇女的发式变盘辨为挽髻,一般用丝网罩着,饰以簪子或缠以黑色包头帕,服饰色彩随着年纪的增长而逐渐素雅 。


 

 
       平坝地区多以稻米、小麦为主食,中午喜欢吃一餐烤饼或面食;山区多以玉米、荞麦为主。白族人喜欢吃酸、冷、辣味、乳扇、生皮及砂锅鱼等,吃饭时,长辈坐上座,晚辈依次坐两旁,添饭泡汤,侍候长辈。

 

 
      白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主要歌舞有八角鼓舞 、霸王鞭舞和踏歌,主要乐器有霸王鞭、八脚鼓和大三弦。


 

 
        白族的传统节日也很多,其中盛大节日有“火把节”、 “绕三灵”、“ 三月街”、“ 赛歌会”。
 
深圳锦绣中华发展有限公司 粤ICP备12048055-2号 创意运营:唐宋中国
地址:中国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华侨城深南大道9003号